第4篇
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林小安过了十年也没能明白这个道理,一上了chuáng,被凶猛的对待就会克制不住的求饶。

    紫檀木大chuáng晃动不休,直到了半夜才停歇。只是chuáng停歇了,卧榻却是遭殃了。

    林小安紧紧抓着卧榻的边缘,身体被狠狠的冲撞着,已经数不清是多少次,到底是过了多久,只知道自己沉浸在快感中完全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他翻着白眼,红艳的嘴巴只发得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,再说不出半句求饶的话。

    身后的撞击速度越来越快,力度也越来越大,林小安手酸得很,没能撑住,差点被撞出去。半途让男人捞回去,又狠狠的撞了进去。苏麻酸软的感觉和快感混合,让他禁不住发出呻|吟声。

    很快,身体里涌出一股热流,烫得他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萧晋阳咬着林小安的耳朵:“别睡,惩罚还没完。”

    林小安呜咽求饶,可惜得不到半点怜惜。

    他开始后悔自作聪明的跑了。

    第5章 05

    林小安踢了踢腿,沁凉的湖水淌过腿肚,流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林小安!”

    点青玉执剑朝林小安而来,满脸杀意。剑尖到达林小安背心时,点青行及时赶到,截住点青玉的剑并挑开。

    “青玉,别胡闹。”

    点青玉不悦:“哥,你不用对这种人善良,他分明还嫉妒林大哥,还想害他。”

    点青行拦下她,对她说教了一番后,转身对着林小安劝诫。大意是让他放下仇恨,别害林少安。林少安心地善良,顾念兄弟情谊,不忍伤害他。

    但愿林小安能够体谅林少安的一番心意。

    林少安的心意,林小安不在乎。他只是微微侧头:“你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又抬腿踢了踢水,溅出些微的水花。

    白皙的脚掌和小腿在日光下莹润生光,上头还有一些暧昧的红痕。林小安相貌随他那花魁母亲,生得艳丽漂亮,少时眉眼未开,且心思重,全是算计人的心思,怎么也好看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自落下深崖十年里,日夜沾那chuáng笫之事,眉眼媚态横生,相貌艳光四she。前天相见是在夜晚宴会中,离得远加上烛光不太明亮,看得不是太清楚。

    现下日光明亮,衬得他肌肤莹润似雪,眉眼熠熠生辉如朝阳凌空,艳彩灿烂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点青行恍惚觉得,十年过去没让林小安双鬓染上白霜,反倒让他彻底长开了般,变成彻头彻尾颠倒众生的妖孽。

    林小安这变化,他心知肚明,定是日夜让男人疼爱才能成长为这般,妖艳冶丽,媚态横生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,你在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点青行回过神,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,柔和了声音,直勾勾盯着他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点青玉先咋嚷开:“警告你别害林大哥!”

    “林少安?”林小安大概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了。他轻飘飘的说道:“他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怎么害他了?”

    点青玉:“你心怀不轨!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你们在欺负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想着我哥,告诉你,我哥和林大哥两情相悦,不可能看上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青玉!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点青行不为所动,冷下脸来呵斥完点青玉。看向林小安那张脸,不由心软,拉着点青玉就想离开:“抱歉,舍妹性格冲动。下回我定当上门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要道歉,那就别挑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林小安抬起下巴,点向点青玉:“你刚才想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点青玉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如何,只是我也不能容忍想杀我的人逍遥快活。不如就废了你的武功吧。”

    点青玉被激怒,推开点青行就朝着林小安而去。目标是林小安那张脸,她眼里闪过嫉恨恶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林小安武功十年前就被她哥给废了,十年后脚步沉重、气息混杂,明显没有武功的废人!正好趁此机会杀了他!

    点青行来不及拦住点青玉,眼看那锋利的剑就要刺向林小安的脸。点青行脸上闪过痛惜,点青玉脸上则是窃喜。

    林小安表情淡漠,不以为惧。

    下一秒,点青玉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点青行定睛一看,发现点青玉四肢血色渗出,倒在地上惨叫不已。他过去查看,却发现点青玉四肢筋脉具断、气海xué被刺破,武功尽废。

    今后养好了也是个行动不便的废人。

    这手段委实狠毒。

    他抬头正想怒斥林小安,却愕然发现林小安身侧长身玉立一人。

    那男人一身简单黑衣,无甚装饰。面容俊美,眼神深邃,背对着太阳,明明没有丝毫威压,却让点青行由心而生出惊惧恐怖。

    他看不出眼前这男人的深浅,只觉得自己像是在看着大海。海面平静,海底波涛汹涌、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点青行忍住惊惧,询问:“阁下何人?”

    可是,纵不得。

    chuáng下,萧晋阳任何事都纵着他。chuáng上,无论他如何祈求,都纵不得。

    “贪心。”

    林小安发出急促的尖叫,释放了出来。双目失神的搭在萧晋阳身上,身体被旋转,抵在chuáng头。双腿跪在chuáng上,被qiáng制性的分开。两只手抵在chuáng头上,额头则是贴着手背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让他完全没办法挣脱开。

    然而萧晋阳就是不如他的愿,在他多次祈求后才猛然冲进去,一气呵成,狠狠的贯穿那温热的甬道。林小安发出尖叫,没来得及适应就被狂风骤雨般的抽动弄得半句话都说不成,只一个劲儿祈求,求他慢点、慢点。

    过不了多久,便是呜呜咽咽的求饶。

    半点儿骨气都没,娇得很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萧晋阳不像是个人,像只出笼的猛shou。在jing心挑选了无数遍之后,终于出手逮住了猎物。把猎物拖回窝里,先养肥,养到猎物放下所有戒心,完全放松的把脖子主动伸到他锋利的牙齿下。

    那时候,才是这只猛shou盛宴的开始。

    萧晋阳仍旧在林小安的甬道里开拓,此时增添了一个指节,变成了两个。

    身后|xué|口处抵着灼热粗大的东西,几次试探,***处留下来的液体顺着大腿处滑下,不断蠕动着,渴望被贯穿。

    林小安哀求萧晋阳进来,叫他夫君、相公。多娇多软多羞人的话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林小安双眼朦胧,嘴角流出涎液,发出无意义的呻|吟。两手抱着萧晋阳的头颅,十指揪着他的头发,哀求道:“左边也要……唔哼、左、左边,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粗粝的舌头划过敏感的ru|尖,旋即裹住啃咬。上半身得到了照顾,下半身却感到空虚。林小安挺了挺腰,呜咽道:“下面……也要。”

    斥完便把他抱起来,旋转过身体,让林小安面对面坐在他大腿上。捏起他的下巴就覆盖上去,咬住那尝过无数遍的唇,凶狠的舔舐起来。

    萧晋阳总是一副很冷静的样子,哪怕是在chuáng事上,都极其克制冷静。一定要先让林小安先放松,受不了到求饶好几遍,他才会真正开动。

    林小安最没耐心,受不了漫长的前戏。总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就催促他快点提枪上阵,然而没有前戏就真的进去,先哭闹的还是他。

    边哭闹边挣扎,后来萧晋阳就明白了,想双方都得到满足,就惯不得他。

    萧晋阳gān脆把他吻得神魂颠倒、意识不清,啃咬着他的脖颈、锁骨,将右边那颗被玩得比左边明显肿大的豆子叼住,拉扯啃咬,好似什么美味佳肴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林小安感到有些胀,眉毛拧起来,扭腰摆胯。萧晋阳一巴掌拍上那肉肉的屁股:“等会儿再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进来嘛。难受,你快点。”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港式五张官网】或手机输入:wap. 求书、报错请附上:【书名+作者】

    林小安松开抓着锦被的手,扭身朝萧晋阳伸过去:“夫君,抱我。”

    萧晋阳定定的望着他,脸色yin晴不定,半晌后低斥一句:“娇气。”

阅读囚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港式五张官网(www.plataxco.com)



随机推荐:末黑之七情琴我是一只异形官梯(完整版)民国谍影舰娘之直播欧皇拜师九叔之最强捉鬼装逼系统
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
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